“焊接就跟绣花一样”(工匠绝活)


发布时间: 2019-03-08

【绝活看点】

打底层是最难的一步,要将三四毫米的缝隙弥合起来,不仅是“从无到有”,而且要实现“一面焊接两面成型”。更难的是,很多时候须要仰焊,要防止滚烫的铁水因重力下坠对人体造成损害、产品的外观成型变差或者返工。

“焊接的第一步是打磨”,郑莲边说边将两块需要焊接的钢板细细打磨。在四溅的火花中,钢板内侧红色的预处理油漆显现了金属光泽。之后便是进行组装:钢板两端通过焊接先固定起来,中间隔着约三四毫米的细缝;接下来进入最核心的焊接环节了,从里到外分为打底层、填充层跟盖面层三层。

这另一面上的涟漪,郑莲在焊接时是看不到的,只能凭借一劳永逸的教训,通过操纵铁水的外形、位置和停留时间等,来感想和控制它的平坦度。“每一个月牙叫作一个"熔池",月牙的牙尖间距叫作"熔孔"。在国际标准跟技巧竞赛中,熔孔的大小在3—4毫米、间距在2—3毫米,误差不能超过0.5毫米,不然就是次品需要返工。”郑莲的师傅张忠告诉记者。

1998年出生的常州姑娘郑莲(见上图,陈暐摄),小小年纪“艺高人胆大”,不仅是学校电焊特色集训队少有的女学生,更在第四十五届世界技能大赛机械行业选拔赛的焊接名目中获得三等奖。

伴随着焊枪和火花的吱吱声,郑莲所焊之面,在铲掉焊渣后浮现了一个个竖着的月牙形状,一个挨着一个排列整齐。每焊一个月牙的同时,焊条灼烧熔化的铁水就在钢板的另一面上,留下一个更加细密的涟漪,一排看从前如同鱼鳞一样。

郑莲的“绝活”焊条电弧焊,不能被机器取代,也最不容易被精准把持。她灵活细心,将三四毫米的缝隙连贯一体;挥汗如雨,在高温环境中工作自如。焊接如绣花,“女焊子”郑莲巧手“生花”。

穿着厚厚的白色防护服,戴着沾满污渍的防护手套,一个清秀肥壮的姑娘一手举着焊枪,一手捏紧焊条,刹那间强光扎眼、火花四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高手论坛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